交易所困局:裁员、转型、突围

发布时间:2019-08-07 19:22:14 来源:久赢国际-久赢娱乐-久赢娱乐官网点击:46

  本文来源:Odaily星球日报 (ID:o-daily),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文 |Dave、昕楠、芦荟

  扩张、再扩张,交易所在牛市中狂飙突进的时候,没有料到多数终将沦为熊市中的炮灰。

  牛市中,火币、币安等第一梯队交易所手续费动辄 2000 万元,一家不知名交易所一个月也能轻松入账上百万。

  巨额利润及优越的食物链位置引来了投机者们的狂入。去年 6 月以来,因为“交易挖矿”的兴起,一度引发了“千所大战”的局面。

  然而,仅仅 3 个月后,区块链二级市场进入熊市。裁员、转型、突围成为交易所熊市求生的底色。

  “最近半年所有交易所都在亏本运转,包括三大(火币、OKEx、币安)。”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

  谁也不知道,熊市何时结束。

  Odaily星球日报统计排名前 50 的交易所发现,去年 5 月以来,为了寻找新生路,有 26 家交易所新增加了期货杠杆、余币宝等金融衍生品服务。

  可以想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无论转型还是韬光养晦,这些交易所头顶始终笼罩着一层阴霾。毕竟,留给这些交易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亏本运行

  “不挣钱了。”

  万箜是 3 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创始人,从去年 9 月开始,他发现公司的现金流已陷入“有出无回”的境地。

  张诺言也面临同样的境地,从 9 月开始,公司已经很久没有入账了,年初融资已经烧了一多半,近几个月几乎放弃了一切市场推广活动。

  交易所行业由上而下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焦虑氛围,而缺钱是一切肇因。

  据悉,交易所的收入来源主要是上币费和交易手续费,此外,有些交易所还可以发行平台币募资。

  然而随着大行情自去年 9 月急转直下,投资人和资本陆续撤离,项目上线即破发,交易情绪持续低迷,绝大多数交易所收入严重缩水。

  据 Mytoken1 月 10 日消息,币安 24 小时交易额为 12 亿元,按照币安 0.05% 手续费计算,手续费为 60 万,与国外财经网站 Howmuch 统计今年上半年币安鼎盛时期的 348 万美元相比,交易手续费缩水为前者的 1/40。

  头部梯队币安况且如此,中小交易所更是难以为继。

  万箜从未像现在这么绝望过。他忘不了去年上半年的“好光景”,坐在办公室里,项目源源不断涌上门,抢着求着上他们交易所。

  “当时上币费多少随我们来定。”万箜说,公司的三家交易所,一大两小,小交易所收取 10 万~ 20 万——看对方是否有钱,大交易所硬性定价统一收费,50 万元人民币。

  如今,已经很久没有新项目上币了。万箜的交易所日活用户也从顶峰时的一千多降至现在的“聊近于无”。

  头部交易所也概莫能外。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目前,所有交易所都在亏本运转,“包括三大(火币、OKEx、币安)”。

  上币数量急速减少,交易所收入的大头——上币费极速缩水。据不完全统计,自 2018 年 7 月始,币安一共上线 13 个币种,OKEx 上线 13 个币种,平均每月两个币种。

  信息来源:各交易所官网公告

  “上半年是项目方找交易所,下半年是交易所主动找优质资产。原来交易所是非常强硬的甲方,现在变成了乙方。”ChainUP 创始人钟庚发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一些中小型交易所不得不哄抢能付得起上币费的项目。而头部交易所为了上线“优质资产”干脆不收上币费。

  更有甚者,抢发也成为一种手段。

  不久前曾陷币价破发争议的牛顿项目方,第三轮公募还未结束之际,其币种 NEWS 就已悄然上线 MXC 交易所。

  两个月前,DVP 负责人收到了大量交易所抛来的橄榄枝。

  “当时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给我发来了好几封邮件,说上币费需要 45 个以太。再一个月后,他们又发邮件来,说搞活动,只需要 15 个以太就能上币。”对于交易所们的疯狂拉客,上述 DVP 负责人觉得有些荒诞。

  如果上半年交易所携裹着源源不止的入场流量和项目方送上手巨额上币费蒙眼狂奔,那么到了下半年,交易所领域已然变成了刺刀见红的血色战场,这些从前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贵族不得不亲自下场搏斗。

  “我不管他们(商务)使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搞到项目。”万箜说,交易所躺着挣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裁员之后

  牛市中,交易所站在了食物链顶端。对于币圈来说,交易所就是整个币圈的流量入口,握着币圈的“命根”。

  随着炒币进行的热火朝天,交易所们开始了疯狂扩张,妄想吞下生态上下游的所有行业。但没有人能轻松逃过熊市带来的冲击,寒冬来了,没有谁能养得起这么庞大的团队了。

  裁员,成了交易所们熊市自保的第一步。

  近期,国内三大交易所之一的火币连连传出裁员传闻。有人称,火币出了 2000 道题让员工做,做不出来就走人。还有人称,火币要解散深圳分公司,仅剩的 14 名员工将全部被裁掉。火币后来的回应也证实了裁员举动:“火币开启末位淘汰制”。

  当区块链圈子的裁员恐慌蔓延时,陆芃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轮到自己身上。

  他就职于一家全球排行前十的交易所。牛市时,用户的交易热情超乎想象,陆芃回忆,那时公司经常通宵达旦加班。

  去年 6 月,行业甚至出现了“千所大战”的局面,陆芃所在的交易所顺势孵化了新业务,为其他交易所提供技术外包服务。彼时,公司扩招了不少程序员。

  但半年不到,裁员潮就来了。陆芃透露,公司裁掉了几个客服和前端程序员,并且将所有运营岗位的基本工资降低 30%。

  伴随着“交易挖矿”兴起的交易所也面临同样窘境。

  蒋磊就是其中之一,去年 6 月,他创办了一家交易所,最好的时候,注册用户数十万。但“交易挖矿”不过是短瞬的烟火,蒋磊回忆,在“交易挖矿”热潮退却后,交易的活跃度逐渐降低了。

  9 月开始,蒋磊对团队进行了人员优化。据蒋磊介绍,自己的交易所已经裁员近半。

  深圳一些中小交易所甚至直接关门,陆芃透露,他们原本为这些交易所提供 API 接口等服务,但近来这些小交易所都联系不上了。

  转型进行时

  交易所们为过冬削减开支、裁员节流的时候,另一边也在寻求新的出路。

  近期,张诺言跟同行们讨论的,都是该如何盘活市场、寻找新的营收方式。

  除了最常见的邀请返佣、交易大赛等运营手段,期货、抵押贷款等金融衍生品是大多数交易所讨论的方向。

  “只有金融衍生品才能搅动投资者的情绪。”他说。

  事实也确实如此,OKEx金融市场总监黎智凯在去年 11 月接受记者采访时曾透露:“现货交易量至少消掉百分之二三十。活跃用户也是有百分之二三十,可是合约的衍生品相对来说也是比较恐惧地往上走。”

  即使数次爆仓之下,维权的新闻不断,在 2014 年便推出期货交易的 OKEx 仍然大步前进,今年11 月起,陆续推出“余币宝”与“永续合约”。

  11 月,蒋磊也开始筹备一种以币生币的金融衍生产品,以期激活市场。

  Odaily星球日报统计了排名前 50 的交易所发现,去年 5 月以来,有 26 家交易所新推出了金融衍生品服务。

  其中 18 家新推出了余币宝、12 家新推出了期货杠杆,此外还有抵押借贷、币股合约等。

  “余币宝”与余额宝类似,此类产品门槛最低,也是留存老用户的好方法。

  期货杠杆则是最受交易所们欢迎的一个方向,比如火币近日推出合约交易。

  12 月 10 日,火币合约 Huobi DM 正式上线,推出 BTC、ETH 定期合约,并提供 1 倍、5 倍、10 倍、20 倍四种杠杆倍数。

  据一位接近火币人士透露,通过送豪车等一系列促销激励活动,火币合约的交易额在短短十几天内已经突破 10 亿美金。

  更多交易所也正前仆后继涌入这个市场。一位技术外包服务商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目前客户们都在要求开发合约交易功能,即便加上合约交易的系统要比普通交易贵 60 万。

  如果说,推出金融衍生品是交易所稳住存量用户的手段,那转向场外交易则更是交易所们熊市求生的又一枚续命丸。

  今年 3 月,夏程程从传统股市量化市场杀进交易所领域,只为了分得交易所大盘的一杯羹。为了牌照,夏程程的交易所上线时间不如想象中的顺利,等到一切完备后,夏程程才发现自己错过了交易所的红利期。

  “现在只要是能给交易所带来流量的项目,我们甚至可以连上币费都不收。”夏程程很被动。但即便给出了最强力的优惠,交易所的运营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看着交易所市场一天天变凉,夏程程在 11 月份转向了场外交易。

  “我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投机者,对我来说,哪里有钱我就去哪里。”但他内心深知,场外交易市场的营收可以养活交易所团队,但也并非长久之计。

  摆在这些交易所面前最迫切也最严峻的问题还有一个,即无论是金融衍生品或是场外交易,这些领域能容纳这么大的市场吗?

  出路在哪里?

  大多数踏上期货之路的交易所“勇士们”并不知道的是,这条路并不平坦、波折重重。

  “期货不只是考验技术能力,还要考虑金融的特性,比如会不会发生连环爆仓。”钟庚发介绍,期货市场是一个比现货市场更加复杂的体系。

  火币就曾经历过连环爆仓的教训。

  2014 年 3 月 21 日,火币爆发莱特币集体爆仓事件,短短一小时内,莱特币交易价格从 100元跌至 1 元,又从 1 元涨回至 90 元,玩家账户资金归零甚而变成负数。业内人士钟平说这是火币期货策略没制定好。至此火币渐渐退出期货市场。

  此外,目前期货市场容量也是一个大问题。

  “这批急匆匆涌入期货市场的交易所,没有想到这个市场能容纳得了这么多吗?”钟平说。他觉得,如果只是头脑一热,最终只能沦为炮灰。

  Odaily采访多位行业人士,大家的共识是,短期内无论期货和现货,市场都容纳不了这么多家。

  “并且后来者都将笼罩在先入场者的阴影下。”一位交易所行业从业者说。

  “毕竟这些老牌交易所要么历经熊市的洗礼,比如火币和 OK,要么坐上了‘九四’的快巴,比如币安。”钟平说,留给新进者的空间已经很少。

  生存还是死亡?是摆在大多数交易所面前的问题。但他们最终结局可能只是退场时间的早晚而已。

  (注:本文中的万箜、张诺言、蒋磊、夏程程、钟平均为化名。)

  排名前 50 交易所近半年市场变动一览表

  原创文章,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推荐阅读

  

  优质的推送带来深刻的思考

  星球日报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